NORI_妄想森林

高三进行时……估计更文时间很少了QAQ见谅
会慢慢把之前的坑填完,之后更新的话大概都是短篇x

大概是上一篇里面提到的照片???
嘤嘤嘤他们真好❤️

我大概是在用脚画画吧。

【信白】我喜欢的两个游戏主播居然有一腿

☆龙信x狐白
☆现代,游戏主播,短篇
☆观众视角
☆已经在一起
☆甜,祝食愉

(因为某森现在要升高三了所以会很忙,虽然会继续更新但不会太频繁……而且某森的学校是一个月放一次假的,家长又不让带手机嘤嘤嘤x配图大概是我现在的心情。)

(另外我想说……中间的打斗描写全是乱编的(捂脸)毕竟我是辣鸡黄金……而且最近太忙,感觉写得稍微有点混乱了,我的锅qaq)

—————————————

【白龙吟】,猫爪直播游戏主播,主玩游戏【王者荣耀】的大佬,粉丝刚刚达到三百万。

昨天停播时开了新赛季,今天时间一到,白龙吟依旧准时开播。

“今天我还是先把自己的号打上去。”低沉磁性的声音透过设备进入观众们的耳朵。

刚刚进入游戏,就看见屏幕上弹出一个系统提示框。

【您的好友 君主(永恒钻石V)邀请您参加 排位赛,是否接受?】

(日常邀请)

(君主在和军师一起排位吧,他们这是要三黑?)

【否】“今天520,并不想吃他们俩的狗粮。”

(woc白龙居然拒绝了,难得)

(不想吃狗粮hhhh笑哭)

(噗哈哈哈哈君主和军师的狗粮的确甜到掉牙)

(今天520,白龙可以跟狐狸一起啊!)

(龙狐党在哪!!!)

(前面龙狐的别ky好吧?)

突然,又一个系统提示框映入眼帘。

【千年狐(永恒钻石IV)邀请您参加 排位赛,是否接受?】

弹幕此刻已经炸了。

(woccc千年狐!!!真的是千年狐吗!!!)

(woc龙狐cp糖说来就来???)

(都没看他们怎么互动啊,cp党真的是太夸张了,应该就是普通朋友吧?)

(前面的!狐狸从不跟人双排的啊!!就双排过两次,还都是和白龙!!啊啊啊我炸了)

(不吃狗粮就发狗粮???)

(猝不及防的粮,行我吃,我吃行了吧?路转粉!)

(现在狐狸也在直播!嘿嘿嘿暗戳戳双开围观,狐狸长得超美!!)

(的确美!!!像ID一样prprpr)

(双开+1)

(啊超想知道白龙长啥样)

(同!)

……

【是】“嗯?”

【白龙吟 进入房间】

【白龙吟】:哟,怎么,今天邀我双排了?

【千年狐】:就你话多?

(噗狐狸谜之脸红)

(感觉被撩了哈哈哈哈哈)

等待匹配……

【敌方禁用英雄】

1L【白龙吟】:1L打野。

【我方禁用英雄】

“怎么四个ban位全是法师。”

(因为这个赛季爆发型英雄巨强,哭)

(本命蝉姐的我哭晕在厕所)

【敌方挑选英雄】

2L【别抢我中单】:!!!白龙和狐狸!

2L【别抢我中单】:我好像能躺了……

4L【七黎】:哇噻表白狐狸!

5L【白龙戏狐】:龙狐党在此!想躺qwq

3L【千年狐】:……

【我方挑选英雄】

“阿拉……狐狸害羞了。”

1L【白龙吟】:我喜欢5L的ID。

3L【千年狐】:我打野。

(白龙果然选了韩信,为啥他这么喜欢这个英雄)

(而且ID和皮肤名字巧了)

(同好奇)

(白龙开始调戏狐狸了hhhh)

(我狐假装没看到hhhhh脸都红了)

(双开党看见狐狸打字纠结好久终于发了【我打野】的信号23333)

(可爱!!)

1L【白龙吟】:这局双打野没问题吧?

3L【千年狐】:你去对面发育。

1L【白龙吟】:好好好听你的。

5L【白龙戏狐】:呜呜呜这口520狗粮我吃了

(哈哈哈哈那边弹幕全在刷【狐狸又任性了】)

(白龙好攻啊)

(妻奴)

(妻奴)

……

游戏终于开始了。

我方阵容:
韩信【白龙吟】 白龙吟 惩戒
武则天【别抢我中单】 海洋之心 闪现
李白【千年狐】 千年之狐 惩戒
孙尚香【白龙戏狐】 杀手不太冷 闪现
吕布【七黎】 天魔缭乱 终结

敌方阵容:
小乔【狐狸家娇妻】 纯白花嫁 闪现
周瑜【去浪别发育】 真爱至上 闪现
宫本武藏【不吃狗粮】 终结
鲁班七号【须臾】 疾跑
大乔【社会你乔姐】 治疗

(哦哦哦皮肤压制哈哈哈哈)

(这边一水的v8,心疼对面)

(诶上一次他们双排还没有标记的啊???为啥现在有了?)

(不应该更关心为啥他们俩的标记是恋人而不是基友吗!!)

(我:?????)

(握草这是实锤???)

(恋人标记又怎么了?我和我基友也是恋人标记啊,这又不能代表什么。)

(当事人说才叫实锤,你们bb个鬼)

(的确,龙狐刷得太过了吧?真的是有点大惊小怪了)

(都别刷了,看游戏好不好)

一进入游戏,对面小乔就开始告白。

【全部】小乔(狐狸家娇妻):狐狸哥哥我喜欢你!对我手下留情好不好?

【全部】李白(千年狐):哟,喜欢我?

(狐狸又要开始撩妹了)

(日常撩妹)

(羡慕小乔)

【全部】李白(千年狐):嘛,手下留情……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也不是不行。

(??居然答应了!)

(神奇……)

(等等白龙想干嘛……)

韩信 第一滴血 小乔

【全部】小乔(狐狸家娇妻):!!!

【全部】孙尚香(白龙戏狐):噗哈哈哈哈哈让你表白!

【全部】李白(千年狐):我可没动手啊~

【全部】李白(千年狐):小乔妹妹来拿蓝~真不杀你~

小乔可能是看在偶像的份上再一次相信了狐狸,跑过来给蓝爸爸A了一下。

(woc真给她了)

(害怕,狐狸居然这么好说话)

拿到蓝的小乔,和忽然窜出来的周瑜,向狐狸发起了攻势。

(woc周瑜哪来的???)

(woc这也能套路???)

(woc白龙怎么又过去了)

(我隐约闻到了反套路的味道……)

韩信 击败 小乔

韩信 二连击破 周瑜 助攻 李白

【全部】李白(千年狐):啊呀,想套路我?可惜我有白龙(微笑)

【全部】小乔(狐狸家娇妻):套路!都是套路!白龙你至于吗!

【全部】韩信(白龙吟):至于。

【全部】小乔(狐狸家娇妻):还有狐狸!说好的不杀我呢!

【全部】李白(千年狐):我是无辜的。我都没摸到你们。

【全部】周瑜(去浪别发育):那你放个圈卡走位是啥意思……

【全部】李白(千年狐):有吗?没有啊?白龙我有吗?

【全部】韩信(白龙吟):没有。

(哈哈哈哈哈这一定是假的狐狸)

(狐狸一和白龙双排就开始玩各种脏套路hhhhh)

(话都变多了,还装无辜qwq)

(小乔:mmp)

(龙狐神默契,信号都没发)

(噗白龙超宠狐狸!睁眼说瞎话哈哈哈哈)

……

“这么有活力?”白龙说到这里似乎笑了一下。

(这局好顺利啊,大顺风了)

(双打野居然都发育起来了,666)

(狐狸居然懂得打配合了,很神奇)

(龙狐党一本满足)

(其实我比较喜欢君主和白龙的……)

(前面的,谁都知道君主和军师是实锤好吗!)

(求cp党别刷了……好好看游戏)

白龙在敌方野区混的如鱼得水,越塔杀了鲁班七号,推掉上路二塔,又偷掉一条暴君,回到泉水补好状态再出来。

狐狸则去偷对面的蓝。

忽然看见敌方大乔丢了个大在野区。

(woc对面大乔为了杀狐狸居然拍大)

(四个人……狐狸状态残的厉害,技能也不全,怎么可能刚的过四个满状态……)

(对面大乔这波反应好快)

李白 击败 小乔

周瑜 击败 李白 助攻 宫本武藏 小乔 大乔

(换了一个,三个残血,这波狐狸不亏)

(6666换我秒跪系列)

【全部】韩信(白龙吟):可以的。

【全部】李白(千年狐):别……只是游戏……

(woc白龙这是生气了吗)

(感觉语气有点奇怪,应该是生气了……)

(狐狸语气也好奇怪啊)

(以我准确的直觉来看,其中有隐藏的故事。)

(真的感觉无限接近实锤啊……就差没亲口承认了)

(至少可以确定两人现实中绝对认识!!并且关系不浅)

(我开始动摇了)

……

二技能侧面切入,直接就往大乔脸上招呼,接两下平A,直接把大乔带走。

韩信 击败 大乔 助攻 李白

随后一技能挑飞宫本武藏,接大招再次挑飞,走位躲开那道风,平A一下又是一个人头入手。

韩信 二连击破 宫本武藏 助攻 李白

一技能二段跳周瑜脸上,一个寒冰惩戒周瑜直接丝血。

白龙却没有收走周瑜的命,而是跟在带着减速状态还要玩命逃跑的周瑜身后,并点开对话框点了挑衅。

【呵呵,你打得真好。】

平A教做人。

韩信 三连决胜 周瑜 助攻 李白

(红方)团灭

【全部】孙尚香(白龙戏狐):666

【全部】武则天(别抢我中单):666

【全部】吕布(七黎):666

【全部】韩信(白龙吟):捉狐狸?再来?

【全部】大乔(社会你乔姐):白龙大佬我错了……

【全部】周瑜(去浪别发育):大佬我错了+1

【全部】宫本武藏:……

(甜死人啊啊啊啊)

(心疼对面)

(woc才发现那个大乔和宫本武藏是我同学!他们双排的!)

(羡慕你同学排到他俩,要换我就好了,被吃分我也愿意啊啊啊!请让我排到他们吧!)

(辣鸡铂金仰望钻石大佬)

(辣鸡黄金完全不可能排到狐狸和白龙,哭)

(白银在此)

(吃糖!!下篇同人就写糖!)

……

“真是……”白龙的声音似乎低了不少,“又……”

(双开党表示狐狸的声音也低下去了,听起来超软)

(狐狸一脸释然的笑意:已经……过去了啊……)

(呜呜呜糖糖糖)

(今天的直播看得我一个直男有点害怕x感觉自己要弯了)

(前面要弯的别走!520不适合与外界接触!!!)

(噗前面那个要弯的厉害了)

(龙狐是世界的宝藏嘤嘤嘤)

……

毫无悬念,这局赢了。

32:2的恐怖比分,其中一小半是前期白龙和狐狸抓死的,还有一部分是后来白龙的疯狂报复。

(哈哈哈哈哈瞬间开始脑补其他人的吐槽)

(孙尚香:mmp老娘除了推塔没别的用了)

(吕布:mmp他们根本不团我干嘛选坦克)

(小乔:mmp我520秀个恩爱我容易吗我)

(周瑜:mmp这局实在太尬了我要忘掉它)

(大乔:mmp技术高超的双排真的惹不起)

(宫本武藏:我有一句mmp已经讲出来了)

(武则天:mmp为什么朕的出镜如此之少)

(woc……狐狸刚刚下播了,说要去“安抚”某人……没错安抚两字咬重了的!)

(讲到这里还谜之脸红qwqq)

(……前面?????)

(这他妈??????)

(对不起坚持了这么久不入任何cp的我现在彻底掉入龙狐大坑!)

“啊,现在有点事,今天提前下播了抱歉。”

……

三个小时后,白龙吟微博发出一条新微博:

祝大家520和我们一样幸福❤️
【图片】

照片中,扎着高马尾,戴着龙角和黑色护额的银发男生怀里拥着戴着狐耳,披散着紫色长发的男生,两人笑得十分开心。

评论(520):

xxx:前排!woc怀里那个是我狐!银发谁!!!!!

xxx:银发应该是白龙,头上戴了龙角头饰

xx:woc白龙居然爆照了?!帅哭

xxx:woc两人都好帅,配一脸

xxxx:……龙狐实锤?!!!!

xxx:这么久都没看他爆过照,居然在520带上狗粮出镜!!!!

xxxx:难怪今天直播的时候盯着小乔杀……吃醋了哈哈哈哈哈

xx:我更关心那个“安抚”为什么安抚了三个小时【doge】【doge】

xx:同关心【doge】

xxx:啊不管了我画画去了!!!这对太美太甜了prprpr

xxxxx:嘿嘿嘿码字去【doge】

……

【END.】

同人文的真相

第六条戳心了,老铁。😭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我:?????

不知不觉车就变成了加长版的😂

其实本来后面可以再写个浴室play的

然而我词穷了……

尴尬

我先去想想把它放在哪,再贴链接过来

lof管的有点严,不然我就直接截图了😂

为啥破三轮车这么长???

我还没开完啊???

????开这么长不太好吧???

我好害怕x难道我是老司机了吗???

提问

开了个信白车……

然而开车好麻烦啊需要弄链接

然而手机党的我还不会弄链接

这就尴尬了

谁能告诉我怎么弄……

说明(占tag歉x)

大概是说一下写文的风格
某森写文大概算不上上帝视角,只会描写主角的心理活动(类似第一人称),其他人则用动作语言或者细微的表情来描绘。
因为我的话,主角不知道或没有注意到的略过不写,所以很多时候文有点看不懂,需要再写一个第二视角的来补充,这就很尴尬
其实有些没看懂的段落或词句在评论里问我就行……我看到了就会回复♥

【信白】我欲与君相知(一)


☆龙信x狐白
☆私设有,ooc有
☆不会取标题😂
☆亮蝉坑还没填又开信白新坑😂
☆大概是短篇x
☆大概是酸酸甜甜的糖,祝食愉♥

“狐狸!”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呼喊声。

“死白龙。”李白的耳朵抖了抖,高竖起来。

韩重言那个智障。

“叫本狐狸干嘛?有事快说没事就滚。”李白微眯着那双潋滟的桃花眼,微侧过脸看着向他飞来的韩信,眼神闪了闪。

“态度好点!”韩信一巴掌拍在李白头顶,看起来气势汹汹却没使多大力气,又揉了揉两只毛茸茸的柔软狐耳。

“没事滚。”李白顿了下,轻易从他手下逃脱,回到石桌旁坐下,继续喝酒。

“诶,我就不能来找你玩吗?”韩信努力作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可惜偏差有点大。

“我说韩重言,没看见本狐狸忙着呢?作为一族少主也有很多事务要处理的。”

“这点,你不会不知道吧?白龙少主?”李白仍然不买账,却拿了另一个酒杯,提起酒壶倒了些酒进去。

韩信好似早已习惯面前之人口是心非的毛病,径直走过来坐下,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我又不管事,才不想当这个少主。”

“反正我还有个弟弟。”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突然好想像凡人工作那样辞职啊。

“你真是来找我玩的?”李白继续喝着他的珍酿。

“不然?别跟我扯你有多忙,总之我去哪你就得去哪。”

“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记住了,狐狸。”韩信忽然凑近李白,温热的气息扑向李白的脸,距离暧昧不清。

“狗韩信滚开。”李白脸微红,但却清晰的知晓韩信可能只是在开他的玩笑而已。

“噗嗤”韩信看着李白略微窘迫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什么笑笑了有酒喝?”怒视着眼前笑得跟智障一样的人。

“有。”韩信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哪有?滚。”脸都被气红了。

“喏,说了有酒。”韩信不知道从哪变出一个坛子。

李白的鼻子抽动两下,耳朵抖了抖。

“……还真有。”气势一下子弱下来。“勉……勉强原谅你的所作所为。”

狐耳都有点耷拉下来的感觉。

————

“好了你可以走了。”

“有你这样的?过河拆桥。”

“有啊,我就是。”

李白露出个邪气凛然的笑。

“是是是,你厉害。”

……

聊了许久,韩信终于走了。

毕竟他还是有事做的。

李白默默的放下酒壶,怅然若失地望着韩信离去的方向。

他什么时候才能知晓我的心呢?

总是被你的一切支配感官啊。

————

都说青丘狐族无心。

他们自恃美貌强大,从不把别人的真心放在眼里。

其实哪有啊。

只是他们都不敢轻易地把心交出去而已。

李白想起族里流传的故事。

……

曾经有一名青丘狐族女子,与一名人类男子相爱。

那男子实力很弱,天赋也不够好。

于是她便想尽办法为他洗天赋,将他送入人类的门派修习,为他寻来各种天材地宝提升实力。

她甚至都做好了带他回青丘的打算。

不过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她是青丘的人。

后来?

后来啊,那男子舍弃了她,与那人类门派掌门的女儿在一起了。

她将二人凌迟致死。

用指甲。

那门派的人质问她,为何如此。

她不愿让其他人看见她的脆弱,只是冷哼一声,高傲地回应。

“本该如此,他自找的。”

却不知道经过如何的歪曲,如今青丘之狐在外的传言,都是冷漠,玩暧昧,无心之类的。

他们不知道,那女子至今还活着,并且始终保持单身,常年在圣地闭关。

已经一万年了啊。

……

那位老祖宗在每次祭典都会现身,所有听她的故事长大的小狐狸,都被她的绝世美颜震慑得说不出话。

这样的人,也会被抛弃吗?

于是每个人在爱情上都谨慎起来,把真心守的死死地,不敢放开。

每次看似暧昧不清的行为,在他人眼中是滥情,其实只有他们才知道,那是试探。

通过的人,少之又少。

所以青丘狐族才是真正的专情,无论是谁,没有特例。

李白苦笑一声,他就那么简单地把真心交出去了。

【TBC.】

【信白】妄想感伤代偿联盟(韩信视角)


☆传送门:前文

☆算是对前文的一个补充,前文看不懂的小可爱们可以看看这篇
☆最后勉强应该算HE了……吧?
☆友情提示:配合该歌曲食用风味更佳。

————————————(分割线)

“唔,重言,我不想走。”

韩信看着面前耍赖不肯走的狐狸,无奈极了。

虽然他也不希望他走啦……

但是他还有工作……

他在这里的话,一定不能好好工作的吧。

韩信这么想着。

“诶?可……”

“啊……突然想起青丘还有点事,我回去了。”

……啊真的好喜欢他。韩信看着李白恍然想起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

“忘这忘那的,真拿你没办法,去吧。”

他走了也好。

应该能专心工作了吧?

————

……完全不行。

韩信烦躁地把笔一丢,脑子里全是那狐狸。

韩信出了宫殿,飞上屋顶。

伸出手静静地看着。

又把目光转向青丘的方向。

即便什么都看不到。

睡一觉吧。韩信这样想着,收回伸着的手,盖在了美丽的眸子上。

————

……

光怪陆离而又飘渺不明的梦境,画面模糊不清,只有声音空灵澄澈。

    「你这就有点任性了啊,狐狸。」

    「……略略略!」

……

————

他睁开眼睛。

为什么会梦到狐狸这个样子?

狐狸怎么可能这么纯真……

韩信仰望着天空,伸出食指,描绘着白云。

不会不安,没有未来?

想他啊。

————

族人们一如既往地忙碌着。

父君最近好像很忙,他看见黄帝不断召见他。

……是在商讨什么大事吗?

算了,反正与我无关。

晚上,父君来到他的寝殿。

“重言啊。”

“怎么了父亲?”

父君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你和青丘狐族的少主关系很好?”

“我喜欢他。”韩信很坦然。他并不觉得怎么样。

“你喜欢他?你到底有没有注意过青丘狐族的传言?”

“什么传言?”韩信好奇。

“青丘狐族,以美貌冠绝天下而闻名,却也是这世上最无情的族群。”

“他们享受着崇拜,又唾弃着花痴,意味不清的暧昧后,是微笑不变的拒绝。”

“他们没有心的。”父君的语气似乎有些鄙夷。

“你好好想想吧,我先回去了。”

————

韩信有些茫然。

……没有心吗?

那他……算什么呢?

————

韩信接到父君派给他的任务。

     【活捉青丘狐族少主:李白。】

“去吧,重言,别让为父失望,也别让黄帝失望。”父君拍拍他的肩膀,离开了。

韩信站在原地,额发垂下看不清表情。

垂在身侧的双手却渐渐紧握。

这是什么意思?

让他与他为敌吗?

他下不了手啊……

传言,白龙族向来专情,一生会爱上第二个人的实在不多。

他该怎么办?

————

既不能背叛黄帝和族人,也不能背叛喜欢的人。

于是韩信领命,带着族人捉拿李白。

一路上却不着痕迹地关掉一些机关,让他刚好逃走。

这样,别人看不出来,他也性命无忧。

他看见李白那双往日他最喜欢的眼睛无神的盯着他,心里忽然就空落落的。

不可能再在一起了吧。

韩信自嘲的笑笑,望着他逃走的方向,眼泪不知不觉落了下来。

最终化为了心死如灰的绝望。

————

还是忍不住地隐去气息与身形,前往青丘。

如果他要报仇,就折磨他吧。

韩信恍惚地想着。

可是到了青丘,他熟悉的那间屋子。

看见的却只有那棵正在化为紫色的桃花树,以及它树冠中闪烁着的幽深的紫色荧光。

韩信立在那里,久久无言。

他学着他的样子,爬上去,在他尝尝小憩的地方,躺了下来。

歌声轻柔地在他耳边环绕。

他睡着了。

————

又是一千年过去。

韩信耗费百年修为,终于推算出李白的转世。

他化为红发男子,一点一点接近李白,终于和他搭上话。

“……你……是?”

面前的棕发男生疑惑的看着他。

“我叫韩信。”

————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

韩信怔住,久久无言。

“啊哈哈……开玩笑的。有听他们讨论过我们。”

“你生气了?”

“我没生气。”怎么会生气呢。

如果是真的就好了。

韩信微垂下眸。

“走吧,去上课。”

“嗯。”

真是的,你的一言一行总是影响着我的判断力。

————

作为室友,韩信在喝醉的那晚强上了李白。

即便在一起了,韩信还是会看着李白发呆,眼神空洞,透过今生看着前世的他。

“狐狸……”

关于他的心不在焉,他们吵过很多次。

但韩信又不能跟他说前世今生的事。

毕竟千年过去,人们已经不相信真的有妖了。

转世这种事,也只成为小说中的情节。

他不会相信的。

————

韩信又一次从半癫狂状态中醒过来,眼中猩红褪去,就看见李白摔门而去的身影。

……他又伤害他了。

韩信闭上眼,微微仰头。

遏制住了将要夺眶而出的东西。

————

他隐去身形,跟着他。

一路远远地跟着他到了森林,进了中心地带,看见了那片开满青莲的湖。

那种即将失去的感觉又来了。

韩信怔怔的看着。

青莲中飞出许多青色的光点,向着李白飞去,最后没入他的身体。

他再睁开眼的时候,往韩信这边看了一眼。

什么都没说。

最终又化为青色的荧光,消失在青莲之间的湖面。

————

韩信心神巨震,他仿佛看到了狐狸。

伸出手,想要抓住眼前的光点。

最后又颓然的垂下。

银色发丝飞舞,与那歌声竟合了拍。

————

……

深蓝色光点。

韩信所受的天罚越来越重。

白色光点。

……

————

韩信看着面前熟悉的紫色身影。

因为多次强行窥破天机,韩信已经被天道折磨的不成样子了。

虽然外貌似乎没有丝毫变化,但他那美丽的银发已经不再有光泽了。

像气数将近一般的,病态的灰白。

“韩信。”

他似乎漫不经心地玩弄着紫色的长发,眼睛折射着夕景,看不清眼底的情绪,只觉得潋滟得厉害。

韩信愣了两秒。

“永别了。”

————

【传言】

废弃已久的青丘忽然下了一场大雨。

万物复苏。

有一个紫色的身影穿梭其中。

森林中有座小木屋。

木屋旁有一棵高大的紫色的树。

树下有一张石桌,两桩石凳。

石桌上放着一壶酒,两个酒杯。

旁边有一座墓。

一个紫色的身影靠在银白荧光环绕的墓碑上,看不清脸。

【END.】